要不是金银藤的帮助
初升的太阳倾洒在大地上,路边开始有早起的人们在锻炼身体,或打开店铺开始新的一天。送走俞姚的路上,大家都显得很沉默,就连平时最会讲话的温素兰,此刻也都紧闭着嘴巴,或许是因为俞姚要离开的原因吧。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多愁善感,不过就因为如此,才称之为人吧。走到上次齐康和俞姚回来的街巷,上次爆炸后,地面上的大坑已经消失了,四周的墙壁也都重新砌过,不过依稀可以看出当时战斗的激烈。不过就在这时,几个身影挡在街巷的另外一头,白影等人明显地身形一顿,立刻警惕起来。这几个人在他们根本没有感应的情况下挡在自己面前,实力深不可测。“表妹,我终于找到你了,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找得你好辛苦!”挡在白影的人面前的那几个人中其中一个身材修长并且非常帅气的年轻小伙子走过来。当他走到俞姚面前五米处时,“四人组”一闪身挡在俞姚身前。那个走过来的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一掌扫过四人面门,一股阴风顺势将四人甩到一边,心中大惊,对方实力不是自己可以对抗得了的。好在这股阴风没有让四人受什么伤,对视一眼四人组不约而同地冲向前去,多日的相处让他们四个之间产生一股默契,无论是一个眼神还是一个手势都能代表任何一个意思。如果说把四个人分开来一个个来比较的话,实力确实不怎么样,但是如果四个人和起来的话,那就不单单是一加一那么简单了,现在就连齐康在全盛时期都没办法在他们合击之下全身而退,当然,这是在不召唤出“金银藤”的情况下。四人组刚上前过去,那年轻人不屑地冷哼一声,飞身而退,随即身后四个清一色黑衣打扮的人影飞一般冲向前挡住“四人组”的攻击。这四人正是巫门的四大门将,任何一个势力都不亚于齐康,四人组的实力那里是他们的对手不禁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还受了几拳,不过都没下重手,对方似乎只是在玩弄一般。这不禁让四人心中更加愤怒起来,可是实力的悬殊让四人根本没有机会摆脱这种挨打的局面。眼前这四个黑衣人似乎也会一种合击术,虽然比起合击来,强不了多少,但他们单个人的实力比自己强大太多,这就好比同样大小的豆腐和石头,碰撞之下豆腐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明姬,阮玉,你们退下,我来!”齐康看不下去了,自己的人被对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不说,还被耍猴般戏弄,齐康无论如何都不会坐视不理。飞身向前,瞬间召唤出金银藤,一招“万藤狂舞”,幻化出无数条藤影,将对方四个人逼退,阮玉等人这才有机会满身伤痕地退回来。不过齐康即使有金银藤的帮助也应付得很吃力,现在他面对的攻击明显比刚才要凶狠得多,看来这才是他们的势力,要不是金银藤的帮助,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更不用说他们合击之下的结果了。“表妹!你身边就这么几个人么?还是和我一起回去吧!”这个时候那个年轻人缓缓走到俞姚面前说道。“俞刑,你先放了他们!”俞姚见齐康被那四个家伙打得只有招架之力,不禁紧张道。“可以!我不过只是想让他吃些苦头而已,让他清楚什么叫做‘不自量力’!”俞刑非常嚣张地说道。他看得出那个齐康是个御灵族人,没想到这次竟然这么走运,找到俞姚还找到御灵族的余孽,一举两得啊!“哦?是么?那我倒要看看,什么叫做不自量力!”白影一直护在俞姚身边,见俞刑这般嚣张,不免有些不爽。正在说话的同时,地面上白影的影子诡异地伸长到俞刑脚下,紧紧抓住他的双脚的同时,白影已经飞身串了过来,一拳打了过去,不过俞刑是俞姚表格哥,白影也只用上一半的实力,没想到正要碰到俞刑的脸颊时却落了空,一个后空翻迅速退后,俞刑心中惊讶万分,没想到眼前的人竟能控制影子,难道是影门中人?刚才那一拳虽然没打到,但那拳风还是将俞刑的脸颊吹得如刀刮般疼痛。看来这个人是所有人中最强的一个,俞刑没有和影门打过,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影门的影之术,现在他还没想到一个对付他的办法。齐康这次也和那四个家伙缠斗得难舍难分,不过自己始终是处于劣势,对方看来是有意让他。正在这时,那四个家伙却飞身退回俞刑身边,凝神对着白影,一股杀气从五人身上散发出来。“在这里竟然能遇到御灵族的余孽也就算了,还能让我见识到传说中影门的影之术,看来今天我没白来一趟!表妹,你身边的能人看来也蛮多的!”俞刑阴笑道。俞姚心中一阵厌恶,咬着牙不不声。“你……你是什么人!”齐康在听到俞刑说出口的‘御灵族余孽’这几个字眼后,心口一阵怒火爆发出来。“巫门少门主,俞刑!”齐康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会遇到巫门少门主,自己以后将要面对的对手,他的实力不是自己所能攀比的,就连他身边那四个人自己也没把握打赢,齐康出了愤怒之外,还有一丝不甘。不过对重建御灵族的信念却更加坚定。“御灵族少族长!齐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齐康和俞刑的眼神猛地撞在一起,一股看不见的电光火石不亚于任何形式的战斗。齐康的身份让俞刑一阵惊讶,没想到御灵族还有这个少族长没死,这更加坚定了要杀死齐康的想法。齐康看着眼前的对手,杀死自己族人的凶手,愤怒之火差点令他失去控制,近乎喷火的双眼丝毫不弱对方的杀气猛地和俞刑的目光撞在一起。“哼!没想到你还没死!那今天更好,一起解决掉你和那四个废物!”说到这里,那四个黑衣人又重新飞串过来,阮玉四人见对手冲过来,心中虽知实力悬殊,但还是毫不畏惧地冲向前。加上齐康和金银藤的配合,和那四个黑衣人打得难分胜负。而这个时候俞刑也对上了白影,两人各自警惕着,白影对刚才对方能挣脱影的束缚感到意外,而俞刑也对影之术的特殊感到难以应付。两人就这样对峙着,相比起齐康那边的战况,白影和俞刑就相当于一种无形的战斗。而俞姚此时知道不论自己怎么劝解也已不能平息这场不可避免的战斗,所以只能在一旁紧张地看着。齐康站在四人组中,利用金银藤幻化出来的千百根藤条配合四人组招架那四个黑衣人的合击。但是让人意料不到的是那四个黑衣人竟不约而同起了个手印,随即灵力聚集在左手,当有两个拳头大小之后,猛地一拍地面,四个拿着厚背刀的士兵浮出地面,齐康等人大惊。上次祈辉召唤出“控尸”打败白影,所以齐康等人对控尸显得记忆忧新,没想到现在自己竟然要面对四个控尸,虽然气势上没有祈辉那么汹涌,但控尸的实力还是要让他们提起警惕。而令大家惊讶的还不止这个,既然祈辉召唤出来的控尸,那就很有可能是巫门的人,而且很可能是高层人物。俞刑的出现如果说是祈辉暗中搞的?那他极有可能是奸细?突如其来的错愕马上被眼前杀气腾腾的四具控尸甩到脑后。那些控尸根本就毫无痛觉,并且刀枪不入,灵力打在上面最多只能打退它们,根本没办法限制它们的动作,而那些控尸的刀法既刁钻又阴狠,四人组很难近得了身。如果不是齐康的金银藤牵制控尸的行动,他们早就遭殃了。白影见状本想去帮忙,但自己却无法脱身,俞刑几乎处处都牵制着自己,看来只能用上次那招了。“影!合体!”白影冷喝一声。身体瞬间飘到半空中,影子无声地依附在白影体内。这次合体比上次快了许多,浑身都充满力量的兴奋感又重新让白影体会到拥有力量的好处。右手迅速结出一股炎热的灵力弹朝那四具控尸甩去,那四具控尸显然不是和祈辉的控尸一个等级的,灵力弹甩到它们身上后马上爆出一个大洞倒下,其余三个控尸纷纷在三个黑衣人的控制下退开,随着其中一具控尸受创,其中一个黑衣人仿佛受了极大的创伤,吐出一口血昏死过去。“金卫!”其余三个黑衣人扶住倒下的那个黑衣人,哀吼一声。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俞刑反映过来时其中一个黑衣人已经倒下,俞刑不清楚白影实力如何会增强,但现在如果不制止他的话,一定对自己不利。在白影要阻止之时,地面一阵颤动,一具和祈辉差不多的控尸出现在眼前,白影开始谨慎起来,有了和祈辉的战斗经验后,白影已经颇有经验,只是在面对控尸这种恐怖的战斗武器,他还是显得很谨慎。第一状态下的控尸自己勉强还可以应付, 湖北11选5彩票平台要是进入第二状态下的控尸, 湖北11选5中奖查询那就不是自己能够控制得了了, 湖北11选5官网必须速战速决。想到这里, 湖北11白影左右开弓灵力弹仿佛子弹般不断朝那具拿着鬼头大刀的控尸射去。俞刑见状,迅速指挥控尸将大刀舞得密不透风,将大部分灵力弹打散。此时齐康和四人组呆在一边看着这场战斗,而那三个黑衣人也都紧张地看着俞刑,他们对白影的灵力弹已经产生一股恐惧感,对于俞刑的控尸能够抵挡住子弹般的灵力弹,他们不禁多了一份崇敬。白影知道灵力弹伤不了它,这样做也只是让俞刑放下警惕,不让控尸进入第二状态,俞刑一脸的凝重现在却是一脸不屑,原来影门也就这么两下,自己的控尸轻易地挡住他们的攻击,但是当他准备反击时,一股激光似的灵力束穿透他的控尸,紧接着俞刑全身一颤,硬是咽下嘴中一口鲜血,阴冷的眼光看着白影,但还不及他将控尸改成第二状态,那道灵力光束又朝控尸袭来。俞刑双眼杀气一隐即没,看了看左边的齐康,无意中却看到他脖子上那颗鹅卵石般的石头,不禁大惊失色,麒麟石!没想到麒麟石竟在他身上,这么一想失神之下又被那道灵力束击中控尸左肩,一道血柱随即从俞刑肩膀喷射出来,哀号一声迅速指引控尸退开。白影想追上去,俞姚却叫喊道:“别打了!”再怎么样,他也是自己从小到大的哥哥,虽然知道他是父亲抱养回来的义子,但对自己也是宠爱有佳,只是每次他想亲近自己时,总感觉不舒服,所以在心中隐隐对他有些排斥。听到俞姚的叫声,白影身形一顿,就这么一会儿俞刑找到机会,指挥控尸迅速接近齐康,待齐康反映过来事,脖子上已经架这一把鬼头大刀。齐康身边的四人组刚想冲向前,那控尸轻轻一挥大刀,齐康脖子上立刻出现一道浅浅的伤痕,鲜血立刻从那伤痕内溢出来。“放开他!”四人组和白影异口同声地冷喝道。“哈哈……麒麟石!真的是麒麟石!”俞刑狂笑起来,一手扯断齐康脖子上戴着的绳子,麒麟石就这么轻易到手了,就连俞刑本人也都觉得不可思议。麒麟石?难道是那传说中的五块神石之一?白影想起蓝老跟他提起的那五块神石,现在俞刑竟然在齐康身上抢到麒麟石不禁大惊,这神石传说中威力无比,要是被巫门抢走了后果不堪设想,但现在齐康在他手中,自己根本没办法救出他。“还给我!”齐康见骆伟要自己保管好的石头被俞刑抢手,怒道。见俞刑一副轻谬的眼光看着自己,齐康想起骆伟曾经说过要用命来保护这块石头,既然骆伟这么说过,那这块石头就一定很重要,在看到俞刑看到他后的表情更加肯定了这块石头一定很重要。要用性命来保护它。想到这里齐康不顾架在脖子上的鬼头大刀,冲过去想把石头抢回来。俞刑被齐康的勇猛吓了一跳,他是不是疯了!不过齐康的举动最终还是被化解了,齐康冲上前的一瞬间,俞刑便指挥控尸退到一边,随即结出一个手印,一道青光闪过,射入齐康体内,暂时封印住他行动能力,就像被点了穴道一样动弹不得。俞刑现在可不能让齐康死,他要是死了,自己一定抵挡不了白影那道像激光似的灵力束。“表哥你放了齐康!否则,我就在你面前自尽!”说着俞姚掏出一把匕首抵在脖子上叫道,俞刑转过头,将麒麟石小心藏好,看着俞姚一脸正色地看着自己,知道俞姚是来真的后不禁有些顾忌,巫王这老头子对俞姚极其宠爱,若是她死了,那自己回去必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别!表妹,既然你这么重视你的朋友,那我就放他一条生路。你先过来,和我回去,我和义父这些年很想你。”“不可以!你不能和他走!”白影抓住俞姚的胳膊。“为了齐康的命!我必须这么做!”俞姚惨淡一笑,回眸看了一眼白影,眼中泛起一层水雾。看着这双眼睛,预测推荐白影最后还是松开了手。“你先把齐康放了!”俞姚走到中间,朝俞刑说道。俞刑指挥控尸将刀挪开,同时俞姚也走到俞刑身边,三个黑衣人带着一位受伤不醒的站俞姚身后。众人就这样看着俞姚眼睁睁地被俞刑带走,同时白影解除合体状态。随即,合体后遗症马上就出来了,整个人昏倒在地。再一次醒来是第二天的早晨了。全身除了有点酸痛之外,其余的并没有什么不适,起身走到阳台,一束阳光照在他身上。此时齐康也刚好醒来,见白影站在阳台,便走过去说道:“怎么样?身体好了点没有?”“除了有点酸痛外,好了很多。”“昨天你突然昏到了,把我们吓死了!还以为你怎么了呢。”齐康笑道。“让你们担心了!”白影竭力想挤出一丝笑容,但最终还是徒劳。齐康知道他想起俞姚离开的事,便不再说话。“走吧!去买点东西吃!”齐康拍了拍白影的肩膀,后者甩了甩头,暂时将这股失落感抛开。来到学校,已经好久没来上课了,白影听不进那些老师讲的内容,不到半节课便一个人离开教室,在校园里闲逛着。从知道俞姚的真实身份到最后她的离开,这一切似乎发生得太快了,俞姚最后的回眸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此时一个声音叫住白影道:“前面的同学!怎么不去上课,在这里干什么?”白影转过身,发现说话的却是祈辉,此时一脸微笑地走近白影身边说道:“怎么?好久不见了,这段时间逃课逃得很爽嘛!要不是那些老师说过你的实力可以考博士的话,我可能就去你家找你了!”“找我什么事?”白影刚好心烦,不禁没好气地问道。“没什么,只是刚好碰到,所以打声招呼而已!”祈辉说道。“怎么?看你好象有些心烦,有没有兴趣打一场,活动一下筋骨?”听到这里,白影双眼一亮,冲祈辉问道:“你是不是巫门的人?”“呃……你问这个干什么?”对白影的疑问,祈辉显得有些错愕。“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巫门的人!”白影冷冷地说道。“是!我是巫门的人,那又如何?”祈辉知道这是隐瞒不住的事实,踌躇了一下说道。“昨天俞刑来带走俞姚是不是你通风报信的?”白影拽住祈辉的衣襟说道。“什么通风报信?”祈辉更疑惑了,拍掉白影的手,一脸茫然地看着白影。此时白影也恢复了一点理智,要是祈辉是奸细的话那根本就说不过去,他和齐康等人走得不是很近,又怎么会是什么奸细,更何况如果他是奸细的话早就把齐康杀了,俞姚也早就被他带走了。想到这里白影淡淡地说道:“对不起!”“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俞同学怎么突然会被人带走?俞刑是谁?”祈辉疑惑道。白影叹了口气,将昨天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祈辉听后大惊失色,他早该想到俞刑就是巫门少门主了,当年他记得巫王在外面带回一个养子,名为俞刑,更令他意料不到的是他的学生俞姚竟然是巫王之女,只是一直都女扮男装让人看不出来,就连祈辉都认不出来。记得自己以前还抱过她呢,没想到十年后的现在,老天竟和自己开了个大玩笑。最重要的是麒麟石竟然被俞刑抢走,这可是大大不妙,人的贪性是永远不会满足的,五色神石乃上古时期女娲补天遗留下来的五块石头,也称之为四方神石,因为麒麟石是其中最小的一颗神石,没有任何作用,只有在集齐其他四块神石之后才能发挥作用,至于其他四块神石,都可以单独产生一股力量影响身边的人,所以拥有神石的人,修炼灵力都很快。俞刑拿走麒麟石居心不良,很有阴谋,想到这里祈辉有股想回到巫门阻止他的冲动,但马上就被理智打破这个想法。先不说自己能否阻止得了,恐怕回到巫门,巫王没听到自己解释就把自己杀了,巫王的实力,自己离他还是有一段距离。“俞刑拿走那块麒麟石肯定是想得到五色神石中的力量,现在不知道他找到几颗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现在要尽力找到其余没被他找到的神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祈辉一脸凝重地说道。“可是不知道那些神石是什么样子的,怎么找?”白影问道。“麒麟石是红色的,朱雀石是蓝色的,白虎石是白色的,玄武石是青色的,至于青龙石,没人知道它是什么样子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每颗神石的外表都是像鹅卵石一样,只是要想找出这五快神石并非易事啊。”祈辉皱着眉头说道。“你有没有什么头绪,要从哪里开始找?”白影问道。“传说中这些神石在万年前便落在尘世间了,也许在一个乞丐手里,也可能是在海滩上,混在鹅卵石里,实在很难找。”“那该怎么办?”白影颓丧地问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如果老天爷有眼的话,会让我们找到神石的!哎……要是我早点发现俞姚就是巫王的女儿那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了!”祈辉叹了口气。“这和你没关系,我也是偶然才知道的!”白影说道。“我想巫门一夜灭掉御灵族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要拿到麒麟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俞刑应该有可能就是这件事情的主谋,只是以巫王的性格他应该不会任由俞刑这样做的啊!是不是巫门又发生什么事了……”祈辉说到这里看了看白影,把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十年前的巫门大长老,现在竟沦落为一个学院的老师,这很难让人想象,不过事实就摆在眼前,白影不想相信都不行。“那十年前,你为什么要离开巫门?”“当一个人爱上朋友的老婆之后,离开是必然的事!当年巫王一直追求飞升,希望有一天能够挤身修真者的行列中,因此冷落了俞姚母亲与刚出生不久的俞姚。而我又和俞姚的母亲一见中情,我知道这事迟早会被巫王知道,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早知道。俞姚的母亲帮我挡了巫王一拳,后来我抱着她的尸体离开巫门,再也没有回去。”祈辉习惯性地抽出烟,点燃,猩红的烟头在空气中燃烧着,一股股青烟似乎代表了他此刻的心情。“这……就叫爱情么……”老实说,白影对“爱情”这两个字眼显得很陌生,并不是他不懂,而是根本就没有任何字句能够解释这两个字,但是这两个字却可以解释非常多的事情!“爱情,可以让任何人改变,可以改变任何事情,它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吐出一口青烟,这东西可以让人惆怅。“后来你就来到cv学院当了老师?还收了那个长发小子做徒弟?”沉吟了一会儿,白影接口说道。“他叫段凌,自小在孤儿院长大,我看他资质不错,就起了收徒之心,来到cv学院后也就顺便把他带了进来!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好强心太重,什么都要和别人争,上次被你打败之后他倒是郁闷了很久呢,呵呵!”“恩!看得出来,上次他还死缠着要和我打呢!”“呵呵……这小子就是这样,不过好强归好强,他心地很善良,只是神经大条了点,以后你可要好好教他!”看到祈辉那双笑脸,白影有种被人算计了的感觉。“我能教他什么,我自己的事还多着呢!”如果把段凌收进来,这种麻烦人物恐怕不会比那四人组好多少。“诶!你年纪轻轻实力就快比得上我这个老头子了,又成熟稳重,你不教他还有谁能教他!而且,现在你和齐康不也是缺人手么?他应该可以帮得上。”祈辉根本不给白影反驳的余地,白影无奈道:“到时候还是齐康决定吧!他可是领导人!”祈辉知道他是默认了,便笑笑不语。“如果,齐康真的有一股能够和巫门对抗的实力,你会帮哪一边?”白影问出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祈辉楞了楞,没意料到白影会问这么刁钻的问题,沉吟了半刻回道:“我相信巫王本人不会和这件事有关。但是如果真的有关系的话,我也不会帮任何一方,十年的安逸日子过惯了,不想再参合到这些打打杀杀的风波中。”“可是你是异者世界的人,异者追求的不就是挤身进入修真者的行列中么?”“呵呵……就算真的成了修真者又如何?更进一步,得道成仙了又能如何?人一辈子追求的东西太多了,贪念也越来越重,进而就会引起杀戮,之后还是牵扯出尘世间的恩恩怨怨。谁能保证成仙了就和我现在这样过这样安逸的日子?”祈辉笑道。白影听完这段话,突然发觉,眼前这个中年大叔,是真正看透尘世的人。平凡的人想成为不平凡的人,而不平凡的人又想成为平凡的人。“好拉!谈谈你的小情人俞姚吧!怎么?你不担心她么?”祈辉笑呵呵地问道。“既然抓走她的是俞刑,那他应该不会对俞姚怎么样,而且还有巫王在呢!我想你这么了解他,他应该不会伤害自己女儿吧!”白影说是这样说,但心里还是显得有些不塌实。另外,在祈辉说俞姚是自己的小情人时,还有一股淡淡的羞涩。“呵呵!我果然没看错人,你很有头脑!段凌交托给你我不会有任何担心。”“你这么想把他推过来,难道不怕他遇到危险?这可是个泥沼,一不小心就会沉下去。”“有你来救他,我不会有任何担心,他的性格好胜,而且只有在实战中才能体会到危险,想提高实力,这是最有效的办法。”祈辉说道。“随便你怎么说了,我该回去了!”白影想赶紧离开祈辉这个老狐狸,再和他聊下去,自己不知道又会有什么麻烦事缠身了。“再等一会儿!这么急干嘛,还有几分钟就要下课了,顺便把段凌他接过来。另外,你也是等齐康他们吧!”祈辉微笑地看着白影,白影感到自己好象什么心思都被他看透了,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很不舒服,避开他的目光坐在一旁。不一会儿,下课铃终于响起,祈辉说了段凌的教室位置,叮嘱白影去接他,未等白影反映过拉,身影早已消失不见。暗暗咒骂着祈辉的老奸巨滑,此时白影看到齐康和四人组正朝学校后山赶去,便叫住了他们。“怎么在这儿?”齐康跑过来疑惑道。“没什么,有点事和你说!”白影和齐康走到前面,边走边把祈辉的身份一一说了出来,对于祈辉竟是巫门的大长老这一事实,齐康着实惊讶了一把。不过在白影证明祈辉不会干涉自己的行动后,齐康终于释然,只是对祈辉他多少还是有些敌意,或许因为他是巫门的人吧。不过齐康还是非常避免提起俞姚,他清楚白影现在的心情,所以身后的四人组在上课的时候也都被齐康万般叮嘱过,特别是最会说话的温素兰。两人边说边朝着学校后山走去,期间白影感到一股目光时不时地朝他这边射来,敏锐的感官马上捕捉到这束目光并找到一个身影——蓝梦灵。蓝梦灵一整天没看到白影,以为他没来上课,想起那天晚上的哭泣,蓝梦灵似乎一瞬间长大了。不过正在这时,她却看到白影正和齐康朝学校后山走去,而白影也发现了她。白影没意料到蓝梦灵竟会主动走过来,不由得有些愕然,她该不会还没死心吧!“白影!一整天都没看到你,没想到现在才出现!”蓝梦灵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说道。“呃……恩!”白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蓝梦灵怎么会对那天晚上的事情一点也无动于衷,不可能啊。“哦,对了!白影,忘了和你讲,蓝梦灵准备加入我们了,我们现在都是灵异社的社员了,以后有了灵异社的招牌,我们招收人就方便多了!”齐康高兴道。“什么?”白影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蓝梦灵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蓝梦灵加入我们的行列中拉!怎么了?”对白影的反映,齐康不解道。“不说拉!大家还是去后山吧,作为新人,我为大家准备了礼物哦!”蓝梦灵说道,四人组见有礼物,都纷纷争先恐后地向后山赶去,齐康尾随其后。“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刚才在说些什么?”白影抓住蓝梦灵的胳膊。“我知道,你不接受我是因为你喜欢俞姚姐姐,我不怪你!要怪,只能怪我们相识太迟!不过我想和你们做个朋友都不行么?”“我不是不同意,你知道要进入我们这一群人中代表着什么么?”“为了交更多的灵能力者,吸取御灵族的新血脉,顺便扩充‘灵异社’!”对于白影的态度,蓝梦灵不服地说道。“这只是其中一点原因,最主要的是要和巫门对抗,你知道这有多危险么?你这样做不仅是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而且还是拿整个蓝家生死存亡来开玩笑。”说到最后白影不自觉地加大了语气,蓝梦灵第一次见到白影生这么大气,倔强地说道:“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但是这是我们蓝家的事,不要你管!”说完,蓝梦灵便跑开了,白影能感受到她现在正竭力控制溢出来的泪水,自己刚才是不是做错了。叹了口气,收起絮乱的情绪,白影向高二段的校址走去,其实高一和高二段只间隔一面墙而已,但大门却根本是一个东一个西,白影第一次去高二段校区,不禁有些莫明的紧张。

  原标题:黄金投资方式多元 ETF基金优势凸显

,,江苏快3投注网址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湖北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