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他心里也是打着鼓
早上的课齐康和俞姚并没有提起多少劲,最大的原因就是白影无故失踪了三天,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但白影的实力又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不会轻易地被人打败,可除了这点还有什么可能性让他突然消失三天而一点音讯都没有呢。下课后,齐康没有和四人组去后山练习,不管现在白影出了什么事,都务必要谨慎为先,今天他想叫俞姚和自己一起回去,这样比较安全点。此时俞姚也正整理好书本走出教室,见齐康在门口等他,不禁显得有些意外,道:“怎么?在等我?”“恩!是啊!今天想想还是和你一起回去比较放心!”齐康笑呵呵地说道。“也不知道白影去哪里了,一点音讯都没有。”俞姚担忧地说道。“放心吧!他一个大活人,不会出什么事的,况且他比我们都厉害!你和他这么多年的邻居,相信应该比我清楚啊!”齐康安慰道,事实上他心里也是打着鼓,比白影厉害的人未必不存在,只是他逼自己不往这方面去想罢了。“走吧!或许今天他就在家里等着呢!”俞姚勉强地露出笑容,齐康看得出他的心思,便也不道破。“恩!这小子就是喜欢玩神秘!”齐康笑道。“其实认识你之后他已经变了很多,以前任谁和他说话都会像遇到一块冰山似的,他一直都很冷漠,对任何人都不怎么关心,或许是因为有了你这个好朋友,他才开始改变的吧!”俞姚边走边淡淡地说道,思绪翻阅着曾经的记忆。“呵呵!人总是要变的,我这个朋友也是把他给逼出来的,和他在一起打工这么久,每次都是我说话,他只是听而已,不过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或许这就是缘分吧!”齐康似乎被俞姚的情绪感染。“哦?怎么给逼出来的?”俞姚有点兴趣地问道。“呵呵!你以后就会知道了!”齐康神秘一笑,他不想让异者的事情让俞姚知道,这样对他没有好处。走过这条街巷,就到了住处,这条街巷很少有人走,或许是因为常年阴暗的缘故,走在里面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即使是太阳正烈的晌午,这条街巷的光线还是很暗,最多只能看清三米远的地方。现在正是夕阳西下,若非齐康运起灵力于双眼,根本看不清周围五米的东西。一阵阴风吹过,空气中似乎只剩下七零八落的脚步声,齐康感到有些不对劲,有种莫名的压力感触动着他的神经。“等一下!”齐康感到着股压力越来越大,身后的俞药早已大汗淋漓,如果不是齐康扶着,早已倒在地上。“谁!出来!”齐康散出灵力,将俞姚和自己包裹起来,大大减少了那股莫名的压力。俞姚急促地喘着气,额头隐隐冒出一丝冷汗。见对方还是不现身,齐康心念一动,“金银藤”瞬间出现,来不及应付身后俞姚的惊恐,金银藤仿佛细胞分裂般瞬间“分裂”出数百条触角般的藤条,向四面八方伸去。那个人能散出这么强大的气势,相信一定离这里不远。果然在一个隐蔽的拐角处,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传来,敏锐的金银藤瞬间恢复成原样。一个身影渐渐从暗出走出,随即数十个清一色黑衣打扮的壮汉似乎从地里冒出来一般,将齐康两人团团围住。“是你!”在来人走到光线比较亮的地方,齐康一眼认出对方,竟是荆卓文!上次自己侥幸从他手中捡回条命,是因为对方根本没有把真正的实力发挥出来,齐康还记得那次荆卓文最后射出的那三支箭的恐怖。这次自己单独面对他,还有二十来个身怀灵力的高手,赢的几率小之又小,更何况身边还带着俞姚。“是我!哼,上次让你捡回条命,这次可没这么简单了!”荆卓文冷笑道,一双阴冷的双眼让齐康心神一颤,身后的俞姚更是紧张得不得了。“上!”荆卓文话音刚毕,围住齐康的几十个人群拥而上,一拳一脚都含着或多或少的灵力,齐康双手招架不来,金银藤护着双人想退到墙角,避免腹背受敌的场面,但这些人明显经受过专门训练,齐康费了好大劲才退到一个墙角,指挥着金银藤将对手的拳脚一一卸开,虽然这些人都是经过专门训练并且身怀灵力,但金银藤乃是御灵族特有的控灵,威力何其强大,这些打手没打过几下便被藤条上传来的庞大灵力打得飞去一边,但他们似乎精通一种合击之术, 湖北11选5投注技巧再加上齐康护着俞姚躲在墙角, 湖北11选5走势图根本发挥不了金银藤的全部能力。“咤!”荆卓文大喝一声, 湖北11选5彩票网左手平伸, 湖北11选5彩票平台右手虚空抓弦,一把由灵力虚构出来的弓出现在手上,随着右手的灵力聚集,三把箭已经搭上弓弦蓄势待发。齐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眼前这些打手好象一只打不死的蟑螂,打趴下一个,另外一个马上补上来。齐康根本没办法提防荆卓文的箭。“哧!”一阵破空声传来,齐康的瞳孔猛地一缩,他妈的,老子拼了!猛地催动金银藤,一阵‘千藤乱舞’将那群打手逼开,瞬间结出三道藤墙,刚结完最后一道,三只箭便已势如破竹般撕碎第一道藤墙,齐康心神猛地一颤,控灵和自己的灵魂紧密结合着,控灵受伤自己也会受伤。眼看第二道藤墙也被箭穿透了,但是冲击力减缓了一半左右,可即使这样,第三道藤墙还是会被破开自己和俞姚躲在着墙角里根本没地方躲。齐康似乎已经想象到那三只箭穿透他和俞姚的胸口的情形。一狠心,药破中指,将血滴在金银藤上,又在虚空中划出一个奇怪图样,猛地印在藤条上。金银藤散发出庞大的灵力,远远看去金银两中光芒正包裹着藤条,瞬间幻化出另外一中形态,像一个茧子一般将齐康和俞姚包在里面,完成这一切的同时,箭尖已经和茧子外壳撞在一起,两股不同属性的灵力撞击不压于一颗炸弹的威力。“轰!”的一声整个街巷被硬生生炸开一个直径三米的坑,原本齐康和俞姚躲着的那个墙角早已面目全非,那些打手也被这阵冲击波搞地死的死伤的伤。至于那个茧子早已飞出十多米远,上清晰地显露出三个一指宽大的圆孔。“你……你怎么样?要不要紧?”此时俞姚早已惊慌地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看着齐康左肩膀上那个一指大小的口子,正冒着鲜血。“不要紧,一时半刻还死不了!”齐康紧捂着伤口,试图调集体内残余的灵力来止血,但刚才用了血灵大法,体内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灵力残存,湖北快3而且至少要在一个月内才能恢复全部灵力。这个荆卓文的箭实在是恐怖异常,如果他再发一次箭自己就算是有十条名也不够他杀的。该怎么办……“考虑一下,如果现在你肯为我所用,我还可以放你一马!”荆卓文走近,冲着那个茧子说道,他清楚齐康还没死。“哼!就算我死,整个异者世界知道,裔族竟然培养打手,插手世间之事,干不法勾当,这在异者世界中可是大忌,你和整个裔族会遭到整个异者世界的追杀,我看你也活不了多久了!”齐康冷冷地说道,似乎说话声音太大,牵扯到伤口,呻吟了一声。这逃不过荆卓文敏锐的双耳,冷哼一声说道:“如果你死了,那我看‘御灵族’也算是在异者世界消失了。是跟我还是和‘御灵族’同亡,你自己选择吧!”齐康犹豫了,荆卓文这句话正是说到他的死穴上。自己是“御灵族”最后的支柱,如果连自己都死了,那如何复兴‘御灵族’如何报仇,如何对得起义父,对得起族人。还有白影,骆伟他们都在帮助支持自己,现在自己怎么可以就这样一死了之。还有俞姚,他根本就和这件事无关。自己怎么可以这么自私……“况且……你想死我也不想拦你,但是你身边的那个女孩子死了我想你也会心痛的。”“什么?你……你是女的?”齐康惊讶道。俞姚脸色不自然地在一旁没说话,算是默认了。“怎么样?考虑好了么?”荆卓文越来越有信心自己可以说服他,没有一个人是没有弱点的,只要抬出‘御灵族’这三个字,齐康必定会陷入矛盾状态,这样就有机可乘了。其实荆卓文这样做也有另外一种目的,刚才那三支箭用了他将近七成的灵力,现在体内空空如也,万一齐康拼死挣扎他多少也要受伤。所以想拖延时间来恢复灵力。“考虑好了!我的选择是……你去死!”不远处一声大喝,一道模糊的人影仿佛一辆狂飙中的跑车所过之处气浪掀起滚滚灰尘,遮住身后大半个天空。来者正是白影,在过来的路上,他就感倒体内的灵力比以往精纯了许多,而且也比以往庞大了,仿佛全身有用不完的力气,一路催动灵力跑到这里竟丝毫不累,比热身还要轻松。荆卓文见来者不善,遂也不敢轻视,左右开弓,一把利箭已经搭上箭弦,这已经是他目前的极限,“哧!”利箭仿佛两条毒蛇,在白影的瞳孔中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眼看就要碰到了,白影一个闪身,险险擦过额头,白影甚至能看到几屡发丝被箭尖的灵力切断的情形,心中惊出一身冷汗。此时白影的影子被夕阳拉扯得贴在荆卓文的脚下,好机会!“影!”白影冷喝一声,和他心灵相通的影子当然知道他要怎么做。双手抓住荆卓文的双脚,不让其动弹半分。荆卓文和白影交过一次手,对白影的能力并不清楚,现在他终于清楚白影的异常,但当他知道的时候双脚已经不能动弹半分了,白影冲着荆卓文面门就是一拳,把荆卓文打得飞了起来。待白影要冲上去时,躲在茧子里的俞姚大声呼喊道:“白影,快点救我们出来,齐康受伤了!”此时茧子早已失去齐康灵力的支持,外壳想鸡蛋一般的脆弱,白影一拳轰碎茧子的外壳。扶着受伤的齐康出来,顺势将灵力灌输进其体内,奇怪的是白影的怪异灵力竟和齐康的灵力没有任何冲突,非常顺利地帮齐康止了血,再在齐康体内循环了几个周天后,齐康恢复了点脸色,已经不再像刚才那么惨白了。待白影回过身时,原本倒在地上的荆卓文早已不见人影,地上只留下一个大坑和遍地的残肢断体。殷红的血迹遍布四周,一片人间地狱。“还是先离开这里吧!警察马上就会来的!”齐康虚弱地说道。白影没回答,和俞姚一起把他齐康扶回住处。安抚好齐康之后,看着他的伤势已经没大碍,昏睡过去。离开房间后,俞姚坐在客厅里呆呆地看着脚下,似乎在想着什么。“你有没有事?”白影第一次这么关心一个人,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不过现在话已出口了,也不好收回。“我没事,齐康怎么样?”“他伤势好了很多,已经没有大碍了!”白影回道,“刚才听荆卓文说,你……是个女孩子?是不是真的?”俞姚开始沉默,点了点头后,白影起身说道:“为什么瞒着我?”声音显得有些冰冷。“我出生在一个非常不平凡的世家里,从小就接受公主般的待遇,虽然爸爸整天为了自己的修行闭关,但是妈妈和祈叔叔一直都很疼我,我很开心。可是,开心的日子马上就被粉碎了。有一天,我看见爸爸杀死了妈妈,那天我看到妈妈倒在血泊里,祈叔叔和爸爸打起来,被爸爸打伤带着妈妈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过。”说到这里,俞姚已经眼中泛起泪光了。“后来的日子,我变得很不开心,每天过得像牢狱般的日子,我想逃走,但每次都被抓回来,终于有一次,我乘下人不注意偷跑了出来,为了不让家人找到,我把自己扮成男孩子的样子。我不是有意骗你的!”俞姚已经泪流满面。“对……对不起!”白影歉意道,俞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扑在白影怀里哭泣了,白影一时有些适应不了,双手小心地放在俞姚背上,安抚她的情绪。“其实我以前经常幻想你是个女孩子,没想到……真的被我猜到了!”白影轻声在俞姚耳边说道,俞姚悄脸微微红了一下继续埋在白影的怀里不出声,两人就这样一直回忆着以前在一起的日子。“白影!我发现你最近变了许多。”俞姚轻声说道。“恩……我也感觉到了!”白影回道。“以前你就想座冰山似的,和别人说不上几句话,更不会说道谢或者道歉,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现在的你不但有了好朋友,而且还学会关心别人,知道别人的感受,会主动道谢道歉,和以前的你比起来,现在的你才算是真正的你!”“谢谢……”白影把俞姚搂得更紧,生怕失去了她,现在他终于清楚俞姚在自己心目中的分量,而俞姚整个人依偎在白影怀里,非常满足地任由其搂着。

,,在线网投游戏网站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湖北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