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白影叹了口气
正当白影两人正亲密着,门口一阵脚步声传来,两人赶紧分开,此时门也被打开,进来的赫然就是那四人组。“诶?你们两个也在啊!对了,白影,你知不知道康康去哪里了?”说话的正是温素兰。“哦!他受了点伤,现在正在房里休息,你们找他有事么?”白影说道。四人见白影这般话语,不由得一楞。四人虽然和白影没怎么讲过话,但四人均知道白影的冷漠是出了名的,没想到现在说话竟然这般和气,难道是受了什么刺激?不过在听到齐康受伤之后四人又把注意力引到这方面来。“啊?康康受伤了?他是怎么受伤的?伤得严不严重?我可以进去看看他么?”温素兰一连串的话冒出来,倒把白影两人问得一楞,但还是把事情的经过悉数说了出来,四人听后少不了一阵磨牙切齿,发誓要把荆卓文切成十段八段。“明姬姐姐!那个荆卓文的妹妹和我们同校,下次看到她一定要把他抓过来,让那个荆卓文也吃吃苦头!”温素兰插着她的小蛮腰气愤道。其余三人纷纷附和这个主意不错,还制定了抓住荆红香要怎么整她的招术。“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齐康醒来时记得告诉我!”俞姚看这四个人正侃得兴致,也不好打搅,说完便离开房间。待俞姚离开之后,四人组也不敢进屋打搅齐康休息,坐在大厅里闲聊着。不过四人马上又把话题瞄向白影,四人本来就和白影交情不深,现在正好借机和他套套近乎。自上次见到他和祈辉打了一架后,对白影的能力甚是羡慕和敬佩,不由升起一股想和他结交的意思,只是白影一直都冷冰冰的,他们也没敢和他说话。“对了!白影,你怎么变得这么快,以前我见你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我们都不敢和你说话!”温素兰的好奇细胞开始活跃起来。原来以前的自己这么不受人喜欢,看来自己的改变是对的,白影心中暗暗想道。“以前是我的不是,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自刚才和俞姚搂在一起的时候,白影仿佛获得了新生,他知道这辈子已经不单单是为了报仇而活了,还是为了自己和俞姚,还有自己身边的伙伴而活。“呵呵,现在可好了,大家终于可以放下芥蒂,诶?阮玉,你怎么还是一副冰冷的样子,扮酷啊!在面前鼎鼎大名的‘大冰山’都已经融化了,你怎么还不放下你那张臭脸!”温素兰插着她的小蛮腰对坐在一旁一声不吭的阮玉说道。“哼!我本来就这样,不说话也不行啊!”阮玉瞥过头不敢和温素兰的眼睛对视。“哈哈!你不敢看着我,代表你心虚,我知道你现在已经没以前那么冷冰冰了,是因为我们上次救过你嘛!”温素兰嬉笑道。阮玉此时无言以对,只能保持沉默,众人均是大笑,不过都是善意的笑着。见白影一脸的茫然,温素兰简单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白影才清楚,原来一次四人在后山修炼的时候,阮玉打坐走火入魔,差点死掉,后来和三人之力才稳住他体内的灵力,其中就数明姬最为买力,当时见到阮玉走火入魔了,最紧张的也就是她。后来阮玉开始放下那张冰冷的面孔,渐渐和大家一起活动。知道这一切之后,白影心中释然,眼睛不由地看向坐在阮玉不远处的明姬,两人均是脸红着。“谁说的,我才没有为这家伙担心呢!”明姬见温素兰说了不该说的,俏脸微红地说道。“哼!也不希望你关心!”阮玉也是红着脸说瞎话。但大家都知道这两人一天不斗嘴是不正常的,心中也都没什么感觉,反而更觉得两人之间有什么关系,笑得更开心了,正当明姬和阮玉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时房间里传来一阵呻吟,众人的第一反映是:齐康醒了!大家走进房间后,见齐康咧着嘴巴左手捂着伤口艰难地想爬起来,但却显得力不从心,白影见状不由分说地箭步上前将他按回床上道:“别动!你伤口还没复原,需要好好休息。”此时齐康才看清楚眼前的众人,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四人组竟然也在,不禁奇怪道:“你们怎么来了?”“哼!要不是我们来,还不知道你被那个荆卓文打伤了呢,下次再让我看到他,非把他大卸八块不可!竟然打伤我们可爱的康康,不可饶恕!”温素兰气愤地对着空气挥了挥她的小拳头,齐康笑道:“现在我没事了!让你们担心了。”转过头对白影说道:“俞姚呢?她……她还好吧!”齐康不知道现在是用‘他’来形容俞姚还是用‘她’字,最后还是选择了后者。“她没事!一会儿我叫她来看你!”白影笑道。齐康对白影这番话也是一楞,白影什么时候说话变得这么和气,该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吧!艰难地伸出手在白影额头摸了摸,喃喃地说道:“没发烧啊!该不会是被荆卓文打傻了吧!”“你才傻呢!”白影拍掉额头的手笑道,便离开房间,准备去叫俞姚。谁知,刚打开门,却见到对面的门一开,走出一个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少女,一头长发瀑布般淌在肩膀上,皮肤晶莹剔透,仿佛水一般,一双完美的脸蛋配上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简直可以迷倒任何雄性生物。白影不禁看得呆住了,眼前的身影和自己以前幻想俞姚是女孩子的样子简直一模一样,现在白影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在做梦,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眼前的人是真的,绝对不会是自己虚幻出来的人物。“你……你是俞姚?”白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怎么?看不出来了么?”俞姚转了个身子,微笑道,两个小酒窝又是让白影心神一震。“齐康醒了没有?我想进去看看他。”俞姚说道。“恩!好,我刚想叫你呢!”白影恢复神志。在俞姚进屋之后,大家不由得又是一阵失神,最失神的当然就是齐康了,在说出事情的原委之后,众人才清楚俞姚女扮男装的缘故。“哇!俞姐姐,原来你这么漂亮,以前真是看走了眼,呵呵!现在我们终于又多了一位姐妹咯!”温素兰像个小孩子一样,拉着俞姚莲藕般的手臂摇晃着。“刚才谢谢你救了我一命!”俞姚上前对齐康道谢,如果不是齐康奋力保护自己的话,自己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齐康强打起笑容道“对了,我想问一下,你的家族叫什么?”“我不知道,爸爸很少让我知道家族中的事,我只清楚叫‘巫门’!”“乓!”不知道谁不小心打破了茶杯,齐康脸色惨白地继续问道:“那……那你父亲叫什么……”“我听下人都称呼他为‘巫王’!”俞姚有些奇怪,但还是回答了齐康的话。“我竟然救了仇人的女儿……”齐康毫无征兆地吐出一口血,昏死过去,白影急忙冲向前灵力灌注其体内,发现齐康的灵力非常絮乱,不得不全心调出全部灵力将横冲直撞的灵力导回正常状态。“你们先出去,我来为他了伤!”白影冷竣地说道,众人马上明白白影的意思,悉数退回外厅。第一次为人疗伤,白影经验不足,花费了大半天才平稳了齐康体内的灵力,疲惫地走出外厅,众人早已等候多时,在得知齐康没事之后才放下心中石。其实四人组都清楚御灵族和巫族的恩怨,也清楚齐康上学的原因,不过现在他们和齐康已经不单单是被他招揽这么简单的关系了,更多的是朋友的感情。但他们没想到的是,俞姚竟是巫族的人,而且还是巫王的女儿,这一下子就划开了双方的立场,楞在那里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我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俞姚小心地问道。“其实……其实齐康是‘御灵族’的少族长, 湖北11选5走势图‘御灵族’一夜之间被‘巫族’在异者世界中除名, 湖北11选5彩票网他入学只是想召集一些拥有灵力的人帮他一起重振‘御灵族’。刚才俞姚说……说自己是巫族的人, 湖北11选5彩票平台而且她父亲正是‘巫王’。”白影无可奈何地将事故的缘由都说了出来。此时俞姚早已呆在那里, 湖北11选5中奖查询不知如何是好,巫族灭了他的‘御灵族’,自己是巫王的女儿,就是他的仇人,难怪刚才他会激动得吐血了。拼死救出的朋友,竟发现是自己的仇人,任谁都会疯狂,何况吐血。“我想,我还是离开比较好!”过了良久,俞姚惨淡一笑说道“荆卓文在找我,我想应该是爸爸开始派人在找我了,否则那个荆卓文不可能知道我是女儿身。这里已经不是我久居之地!这些日子和你们在一起,我觉得很开心!谢谢大家!”说罢便要离开,但一转身左手却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抓住,猛地拉了回来:“你不可以走!就算你是巫王的女儿又怎样?御灵族的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没有理由要离开!”“但是你们最终还是会去杀死我爸爸!你说我要呆在这里和你们一起去杀死我爸爸么?虽然他一直都没关心过我,但是他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你们杀死!”俞姚哭着说道。“我……”白影无言以对。“还是照俞姚说的去做吧!”明姬插了一句。但马上被白影喝制道:“闭嘴!”“放心,我只是回去看看,到底是不是我父亲做的,如果不是的话,我会调查清楚的!”俞姚流着泪,强打起笑脸说道。白影看着一阵钻心的痛,现在的他站在友情与爱情的分割线上,他不知道该选择哪一面。“等齐康好了再说吧!好么?”白影最后终于做出一个痛苦的决定,看着泪流满面的俞姚,心中一阵不舍。后者轻轻点了点头,离开房间。已经上课十分钟了,蓝梦灵还是没等到白影,他到底出什么事了?难道上次的伤还没好?整节课胡思乱想着,课根本就没听进去多少。直到放学后,教室里只剩下她一人后,白影终于出现,但却呆坐在教学楼顶。如果不是蓝梦灵敏锐的灵力感觉到教学楼顶有人,她还不清楚原来白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那里了。天边的夕阳将他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一股莫明的惆怅油然而升,似乎好久没和自己的影子聊天了。“影!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做?”白影神色忧郁地对着地上的影子问道。影子只是轻微扭动了一下便没了下文,原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白影现在心很迷茫,他第一次感到做人非常不容易,齐康是他的第一个朋友,第一个好朋友,第一个令他打开心扉的人,可以说没有他,就不会有现在的自己。但是另一面站着爱情,俞姚和自己的感情不是用一言一语可以形容的,但这种感情却又刻骨铭心,叫他割舍哪个都做不到。“我……我可以坐在旁边么?”蓝梦灵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白影一直在想着心事对她来到身后也没什么发觉,点了点头,抬头又看向天边的火红。“你……一直坐在这里?”蓝梦灵试探性地问道,直觉告诉她,白影有心事。“找我有什么事么?”白影没回答她的问题。“哦!没什么,只是……只是看你今天没来上学,怕你昨天的伤势还没复原。”蓝梦灵感觉到自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脏正在剧烈的跳动。“已经好了,谢谢!”白影淡淡地回道。“你……你怎么了?”蓝梦灵对白影说的话有些不适应,在她心目中白影从来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根本就不可能会对任何人道谢,昨天走的时候是这样,现在又这样,他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他一瞬间改变这么多?让他现在这么忧郁?当人有心事的时候,就非常想对身边的人诉说,白影同样也是这样。但是,有些事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起。“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白影叹了口气。“哦……如果你不想说的话,那也没关系,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怎么样?”蓝梦灵说道。见白影还在犹豫,蓝梦灵干脆抓起他的手向远处跑去。两人一起来到附近一个小公园里,这个时候公园内的人是最多的,一般都是情侣成双成对地散步聊天。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新闻资讯月光倾洒在大地上,给人一种朦胧虚幻的感觉。白影疑惑道:“带我来这里干什么?”“等一下你就知道拉!”蓝梦灵神秘一笑,拉着白影跑到一个人工树林里,站在一棵最大的老樟树下面,闭上美目双手合十,站了一会儿,转身见白影站在后面迷茫地看着她,走过去拉住他的手道:“过来!和我一样,站在树神面前祈祷!”“祈祷?怎么祈祷?”“笨!跟我做,闭上眼睛,然后双手合十,心中对着树神祈祷,然后把自己的心事都说出来,树神就能够解去你心中的困惑。以前我试过,很灵的。”蓝梦灵说着便像小孩子般非常虔诚地站在老樟树前,嘴中喃喃地说道:“树神爷爷!我身边的朋友遇到了一点麻烦,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我带他来,希望你能帮助他!”老实说,白影根本不相信眼前这根老樟树能够解去他心中的困惑,不过看蓝梦灵这么帮助他,心中不免也释然。转过头,看白影正按照她所说的去做,不禁菀尔一笑,白影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竟是一双正看得入迷的大眼睛。“你……你在看什么?”白影错愕道。“白影,你为什么用头发来遮住你的脸呢?”蓝梦灵说出一直盘踞在心中的疑问。“没什么!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么?”白影回避着蓝梦灵的眼光,微笑道。“恩……无所谓,不过你要和我做朋友,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好朋友就要把心事告诉对方。”蓝梦灵皎洁一笑,白影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对了,刚才你和树神说了些什么?有没有把你心中的烦恼说出来?”“算是……说了吧!”“恩!那就好,走吧,我带你去‘许愿池’,那里更灵哦!”蓝梦灵刚说完便不管白影答不答应,硬拉着他的手便向那个叫“许愿池”的地方跑去。许愿池的人明显要比樟树那边的要多,不知道现在这些年轻人是不是都这么信鬼神之说。把一棵非常普通的樟树或者一汪非常平凡的池水当成自己的信念和寄托的对象。这或许就是现代人的悲哀之处吧,但是有时候,人确实需要一个虚幻的寄托对象。“快点,快点!没位置了你可就不能许愿了。”蓝梦灵现在就像个可爱的小精灵,任何和她在一起的人都会感受到她的可爱之处,和她在一起,无法感受到心中的忧郁,有的只是快乐。白影同样如此,刚才的困惑早已烟消云散。好不容易挤到水池旁边,蓝梦灵冲白影说道:“有没有硬币!”白影虽然不知道她想拿硬币做什么,但还是非常配合地拿出几个硬币给她。谁知蓝梦灵接过硬币后竟一把扔到池子里去了,除了掀起几个星点大小的水滴外,什么都没剩下,白影赚钱本来就不怎么容易,现在竟让蓝梦灵随手扔了好几个硬币出去,那可都是钱啊!再看看四周,每个人似乎都非常兴奋地把硬币扔到池子里。这些人不是疯了就是钱多得没处花了。“你……你刚才干什么要把钱扔到池子里去?”白影问道。“这是许愿池,把硬币扔到里面然后就可以心想事成了!”“这……这样也行?”白影看这帮人一定是疯了。“不是啊,小的时候,爷爷带我来这个许愿池许愿,后来我学习家族里的阵法都学得很快,爷爷说这都是来许愿池许愿的成果。很灵验的!”蓝梦灵一脸虔诚的样子,白影知道自己说什么她都不会信了,只能在心中安慰自己:只是丢几个钱而已,以后还可以赚回来!“对了,你刚才说你学习家族里的阵法,那什么是阵法?”白影转移话题道,事实上白影一直想知道蓝家的绝技到底是什么。“其实呢,我们蓝家是在异者世界中为数极少的异者家族,一般这种家族都有自己的技能,几百年来也只有我们蓝家最后延续了下来,其余的不是飞升成为修真者就是被其他的种族杀死余下的也都将家族绝技落寞了。我们蓝家最主要的技能就是阵法,至于什么是阵法……我也不是很清楚,理论的东西,我爷爷也跟我说过,只是……我没记住!”说到这里蓝梦灵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上次你闯进我布下的幻阵,并成功离开,可把我吓了一跳!要知道就算是一些普通的灵能力者想完整地走出那个幻阵也需要个好几天甚至更长的时间,你却几个小时就走出来了。”“后来你爷爷知道了就叫我去你家!”白影接口道。蓝梦灵点了点头,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拽着白影的衣角说道:“对了,上次爷爷好象是想教你布阵的,只是后来你醒来后就离开了!”“哦?”白影显得有些错愕,没想到蓝老竟然要把灵阵教授给他,但疑惑又接踵而至,蓝老为什么要教我灵阵?白影自问没有这么大的魅力,第一次见面就足以让对方把家族绝技传授给自己这个外人。“不过,蓝老为什么要教我?”白影问道。“我也不知道,爷爷有时候做一些事都很奇怪,我也没问!不如明天去我家,到时候问问他就清楚咯!”“恩!好的!”白影回道,心中期盼着明天快点到。“时间不早了,还是回去吧!”蓝梦灵点头同意,顺手抓过白影的手,但却发现有点不妥,自己晚上似乎一直都拉着他的手到处跑……脸色唰的一下变得绯红一片,不敢转过头,说道:“走……走吧!”白影正想着明天见到蓝老该怎么应付,也没发现蓝梦灵怪异的地方,应了一声便率先离开。回到住处,白影首先去房间看了看齐康的伤势,体内的灵力没有暴乱的迹象,只是很微弱,看来这次齐康伤得不浅。走到阳台,不经意地看像俞姚的房间,灯光通明,一个曼妙的人影神色忧郁地卷缩在阳台角落,看着地面。白影多想冲过去紧紧抱住她,安抚她受伤的心,但身后还背负着友情这东西,他不知道该如何取舍。一时间,刚刚蓝梦灵给他带来的快乐又烟消云散。次日,蓝梦灵带着白影来再次来到蓝家,还是和上次一样,一系列的工序之后,白影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走出房门,来到蓝老的书房。门没关,只是虚掩着,但白影还是敲了敲门,之后才进去。这段日子,他确实改变了许多。一进书房,蓝老正站在一个奇怪的四方兽图前凝神看着,见白影进来了,微笑道:“白影!来,上次的伤好了没有?”“好了大半了,多谢蓝老救命之恩!”“呵呵!哪里,你在我家出的事,我老头子当然要负责!”蓝老笑呵呵地说道,这次见到的白影和上次见到的白影似乎有所不同,言语中多了些许亲近的味道,看来这孩子能这么快从阴藜中走出来,确有过人之处。“你知道这次你来的目的么?”“听梦灵说,您要教我布阵,我是来问您为什么无缘无故要把你们蓝家的绝技教授给我这个外人。”白影道出这次来的原由。“呵呵……”蓝老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对白影更是大加赞赏,“我们蓝家退出异者世界已经几百年了,从来都不过问异者世界中的事情。但这次,我们蓝家希望能给你一点补偿。你的身世是异者世界的禁忌,你更是整个异者世界的大敌,但我们蓝家不这么认为,记得我说过在很久以前也有过一个和你一样的人么?其实,他的杀戮是有原因的,他和你一样,父母被杀,所以有了杀戮。但我希望你能够不是为了报仇而生活,这样到最后最痛苦的还是你自己!尘世间没有任何的对和错,希望你能好好把握!我教你布阵也只是让你以后拥有一点自保的能力。孩子,我老了,不想再看到杀戮了,希望你能够把握住,人生并不是为了虚无的目标而活。”蓝老的一番话,白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报仇么?那这么多年来,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不报仇自己似乎根本就失去了生活的支柱,白影不敢在想下去。只是把蓝老的一番话记住,但并没有继续发觉其中的涵义。“我会的!但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杀戮是难免的,人世间如果没有杀戮,一片太平,那这个世界只存活在幻想世界中。但是我可以保证,以后我不会肆意大动干戈,我只想寻找我要找的人。”“恩!好吧,你能这么想,已经出呼我的意料之外了。来,跟我来。”说着蓝老起身走到身后一个大书柜面前,也不知道碰了哪里一下,整个书柜缓缓沉了下去,露出一个向下走的小楼梯,梯道不大,只能容一个人进入,白影跟着蓝老一步步向下走去。下面明显是个密室,但却一点也不潮湿和气闷,甚至比地面上的空气更清新,只是白影一直找不到这个地下密室的光线来源。在白影数到三十七阶的时候,终于踏到坚硬的水泥地上。原本认为这只是一间密室,但是现在他却不这么认为了,这与其说是间密室倒不如说是一间庞大的地下广场。足足有两三个足球场大的空间,四周墙壁上画着一个个奇形怪状的图案。最吸引白影目光的是,他终于知道刚才在楼梯口的光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了。眼前一个巨大的圆形图案摆放在整个广场的中央位置,白影觉得这是整个地下广场最神秘也是最重要的地方。此时蓝老发现白影注意到眼前的阵法,笑道:“这是我们蓝家千百年来传下来的四方神兽阵法,传说需要集齐四块神兽石,分别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块神石,和一块启动阵法的麒麟石,才可以启动这个灵阵。传说这个灵阵开启时,天地色变,神仙下凡,消除世间邪恶。在以前这可是宝贝,但是千百年来也从未有过人能启动过这个阵法。到了现在,也只是把它看成是一个可看不可用的东西罢了。”“哦?那四块神石是什么样子的?”白影问道。蓝老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似乎异者世界从一开始就有了这个阵法。这面墙上刻着的东西囊括了所谓历代蓝家先祖一生的所见所闻,相信有你想知道的,另外还有他们用过的阵法和一些自创的阵法,威力无比,但也极其深奥。另外那三面墙壁上画的是我们蓝家所习的传统阵法,其中包括辅助和攻击两种属性。就上次你闯过梦灵的灵阵就是一种辅助性的阵法,进到里面的人会被阵法内的灵力虚幻出来的影象所影响,是个非常实用的困敌阵法。至于攻击性的阵法,分为低级、中级和高级三个等分。你刚开始学,还是从低级开始学吧!”“多谢蓝老指点!”白影对这次的学习充满了极大的兴趣和信心。“你以后可以先看看那边书柜上的阵法概理,对你布阵有一定的好处!所谓通其一即通其神。你要好好把握!”“我知道了,谢谢蓝老!”白影微微有些感动,眼前这个老人和自己不过是萍水相逢,竟然无私地将自己家传的阵法传授给自己,这就是对自己的信任。“好拉好拉!我看今天也差不多了,你先回去吧!改天再来,到时候我再教你一些和阵法配合的灵力运行方式。”“好的,那我先走了!”离开蓝家后,白影朝天深深地吸了口气,甩了甩头,朝回去的方向走去。白影走后,蓝老的身影却出现在他离去的地方,惆怅地看着在他视线中消失的身影,暗叹了口气:“哎……希望这次我不是做错了!”

  北京时间3月6日凌晨,国际乒联白金赛事--卡塔尔公开赛正赛首个比赛日结束。王楚钦/孙颖莎晋级混双四强。

  原标题:美国肉类产量持续下降,旧金山湾区超市采取限购措施

,,陕西11选5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湖北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